凌天传说的大结局是什么?
发布日期:2019-06-29 20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3-08-09展开全部主要讲的就是凌天和天理终极决战过后,天理消失了,再也没出现过,凌天继位十年后,传位于他与凌晨的儿子,然后带着他的几位红颜和凌剑及其夫人萧幽然,一起猝破虚空,回到了现代,然后碰到了化名为宋天理的送君天理,结局比较诙谐 玉家一百六十万大军已经烟消云灭,明玉城已经被神州帝国攻破,玉满楼死于凌天、送君天理、凌剑、黎雪等人的围攻之中!

  天星大陆,已经名副其实成为了神州帝国一家的天下!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!

  凌天好好安抚了玉满堂和玉满天兄弟,并接他们去承天城,与玉冰颜相聚;两人虽然被凌剑所伤,但性命却无天碍,更加上两人本就是金玉级高手,复原亦速,只是两人对玉满楼的死,心中难免有芥蒂,但凌天却也无话可说,相信假以时日,能够恢复往日的心境。

  天星一统,凌天大赦天下,施行新政,普天之下,免赋三年,以让百姓休养生息。

  凌天下圣旨一道,让凌剑等人各自回归自己的本姓,然后一个个论功行赏,封赐官职爵位,不愿意接受封赏的,可依旧在凌剑麾下做事。

  凌三十肚腹破了一个大洞,性命虽无碍,但却元气大伤,凌天穷尽灵丹妙药,依然无法医治,不能劳累,不能运功;凌天便让凌三十到凌剑麾下,充当幕后军师,好好休养。

  凌天大帝五年,凌迟率大军远涉重洋,会和凌一、水漫空等人,一统天风大陆。水漫空宣布解散水氏家族,依附神州帝国,凌迟也因此成为了神州帝国的第二位公爵!

  同一年,凌剑、萧风扬帅大军远征大陆,所讨之外,一路扫平,至此,整个天下三个大陆,皆是神州帝国治下之土!

  就在凌天统一天下的这一年,凌天的武功也到了巅峰之境,一日在宫中打坐,江山令主送君天理飘然而来,立于紫禁城之巅,挑战凌天!

  七日之后,凌天无恙归来,但世人从此未见送君天理其人!曾经的江山令主,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永恒的传说,一个武学中的神话!

  只在一次凌天凌剑等所有老兄弟齐聚一堂,酒酣耳热的时候,武功修为已经不次于当年的送君天理的凌剑曾经提出过一个疑问:武学巅峰,究竟是怎么样的?

  当时凌天哈哈大笑,说:“从天理的那一战之后,我才真正的知道,所谓的武学巅峰,其实两个一个世界都是一样,不过是由武入道,难免破碎虚空。不过,只要心中有巅峰,处处是巅峰!不必深究,心有所恋,何必追求巅峰?”

  凌剑大惑不解,对凌天所说的,两个世界,更是无法理解,追问时,凌天笑着说,佛曰不可说不可说。只需懂得珍惜眼前所有,便是做人的巅峰境界!

  凌剑等人对凌天与送君天理的最后一战甚为好奇,凌天却是闭口不谈;问及送君天理下落的时候,凌天突然大笑,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:“以那厮远愈常人的天资,或者现在已经上大学了吧?真想看看那丫的在大学里什么德行,唉,我家乡的美女哇,棵棵的好白菜,可惜了。”

  所有人如坠云里雾里,纷纷想得头痛,不知道大帝这番话里蕴含了什么至妙玄理?‘那丫’是什么?‘大学’又是何物?美女怎么又与棵棵的好白菜扯在了一起?又为什么可惜?

  唯有做在凌天身旁的黎雪突然格格娇笑,花枝乱颤。众人嘡目以对,不知她笑得是什么。

  大醉的凌天大帝说道:“我建神州帝国,吾乃炎黄子孙,从此之后,子子孙孙,名为炎黄!不得更改!三个天陆合并一起,就叫做,炎黄大陆””

  十年之后,正当盛年的凌天大帝传位于自己的长子,凌晨所生之子凌梦阳;然后带着自己的几位红颜知己、凌剑两夫妇飘然而去,从此不知所踪。惟在这悠久的炎黄大陆上,留下了一个永恒的,凌天传说!供世人代代传颂,千秋万载,不改其色!

 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另外一个时空里,凌剑完全失去了冠军传嵜一位巅峰强者的风度,更没有了丝毫冷面杀手的风采,追在一身西装的凌天屁股后面,一个劲的追问:

  “公子,这里的房子怎地建得如此之高,若是没有你我这样的轻功,如何能够上的去?难道这里全是这样的强者?……”

  “公子,这是酒?怎么一股马尿的味道还泛着泡沫如此恶心?公子为何喝得如此津津有味?……”

  终于,凌剑发现了一个人,那人左手揽着一位美女,右手揽着一个,身后还跟着一个,一脸的春风飞扬,一看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之徒。

  狠狠的吐了。唾沫,凌剑道:“那人真是讨厌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若是在我们那里,我早就一剑把他斩成了七八段”

  那人似有所觉,抬头看来,眼神凌厉无匹,在看到凌天等人的时候突然呆了一下,接着突然大吼一声:“我日我靠我XX!居然是你们俩?”

  那人咳嗽一声:“鄙人宋天理,咳咳。”说着附耳过来道:“凌天传说已经在这里上市了,不要叫我原来的名字…………”

  看到凌天身后莺莺燕燕过来一群,其中还有凌剑的老婆,宋天理目瞪口呆:“我靠!居然过来这么多?你开破碎巴士过来的?!”

  一辆加长型的凯帝拉克疾速驶来,一个中年人急匆匆地从车上下来,“宋大师,您一定要救我的儿子,再多钱我都肯给!我只得这一个儿子!拜托了”

  又一辆非常显眼的车驶来,一个中年人急匆匆地从车上下来,“宋大师,你的卦实在太准了,拜托您再指点几句,拜托了!钱绝对不是问题!”

  “老兄,看来您混得不错啊,我们这票人,过来就是要吃你的、住你的、花你的,怎么,难道你不开心吗!?”凌天温文尔雅的笑着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